热辣点击
赞助展示
最新图片

陈冲:所有的折腾都是缺乏安全感

[点击图片进下一张 ] 跳转到

  1961年,陈冲出生于上海一个医务工作者的家庭,受父母影响,从小就特别喜欢看书。后来,上海电影制片厂有一两部戏需要小一点的孩子当演员,出落得亭亭玉立的陈冲,就报名参加了试镜。回想起当时的情景,陈冲笑着说:“我那会儿什么都不会,人家问我唱歌、跳舞行不行,我说不行。然后人家又问我朗诵行不行,我就用英文给人家背了《为人民服务》,老师觉得我特别有趣,就给留下了。”

  在谢晋执导的电影《青春》中,不满15岁的陈冲凭借青涩的气质和单纯的表演,以“哑妹”一角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。《青春》的走红,让年少的陈冲觉得很快乐,毕竟“哪个孩子愿意被困在学校里啊?能逃还不赶紧逃掉了。”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追捧,陈冲骨子里缺乏安全感的特质便开始慢慢显现,直到电影《小花》大获成功之后,陈冲终于爆发了。

  当年,《小花》不仅让陈冲拿下了代表全国影坛最高荣誉的“百花奖”,更让她夺得了南斯拉夫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。因此,陈冲成了那个时代的“李宇春”,在受到全国观众喜爱的同时,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,“别人都认为我前途一片光明,但我却觉得自己四面楚歌。首先,我仍然是昨天的我,没多看一本书也没多上一天学,更没做过什么伟大的事,大家为什么突然之间都开始关注我和宠爱我?其次,大家能在昼夜之间如此爱我,那就能在昼夜之间把我抛弃,因为我觉得他们的喜爱里面,并没有足够支撑它站得住脚的原因。”

  于是,性格倔强的陈冲,在1981年没有任何征兆地选择了“谢幕”,远渡重洋开始了自己的海外求学之路。

  初到美国,陈冲说自己受到的冲击是双方面的。国内已经不能回头,而国外则一片陌生,“我很快就发现钱用光了”。

  或许是因为太年轻,那时的陈冲不仅非常胆大,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骄傲。当时有一个对陈冲很好的老华侨邀请她去家中做客,老华侨的家里堆放了很多很高档的红木家具。陈冲说自己刚一看见就在心里嘀咕“俗气,这种人还是不要交往了”。可如今再回想起来,陈冲颇为感慨地说:“人家特别想帮我,我却傲气地觉得人家一点理想都没有。”

  可以想像,这样的陈冲,在好莱坞注定要吃够苦头,哪怕她用尽全力。当时尊龙正在筹拍美国唐人街黑帮电影《龙年》,其中有一个华裔女英语播音员的角色,22岁的陈冲独自一人跑去试镜。

  “负责选人的导演当时就很看重我,所以她一直在力挺我,虽然她也知道结果肯定是不行的。”陈冲端起面前的柠檬茶喝了几口,放下杯子后继续回忆道:“我觉得那时的经历对我来说,是一个很大的失败。为了拿到这个角色,我可以说已经拼了命去尝试了。我请英语老师帮我把英文练好,反反复复去试了一次又一次,结果还是不行。后来剧组的导演甚至还返送我了一捧巨大的花,并跟我道歉,对不起,实在抱歉,我们用不了你。这其实也挺少见的,是吧?”

  后来,陈冲在停车场被意大利著名制片人迪诺·德·劳伦提斯发现,出演了有不少裸露镜头的争议之作《大班》。《大班》并没有让陈冲摆脱困境,反而使她更难堪——国内对她的指责越发猛烈。

  陈冲说自己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,但现在再回想起来,却发现这就是“天意”,是老天注定要让她先经历过这段苦难的日子,才能有足够的经验和力量,来迎接未来更大的褒奖。而这个褒奖,正是后来让陈冲代表华人女星,第一次踏上奥斯卡颁奖台的电影《末代皇帝》。

  1988年,第60届奥斯卡颁奖名单揭晓,《末代皇帝》成了全场最大的赢家。当尊龙牵着陈冲的手出现在了奥斯卡颁奖台后,陈冲的片酬一夜飞跃到华裔女星之最。

  好运接踵而来,然而经过《双峰镇》《龟滩》《英雄之血》和《金门大桥》等动作片之后,陈冲突然意识到,好莱坞能提供给华裔女演员的角色其实少之又少。于是她的“不安全感”又开始躁动,开始尝试自己动手当制片人,“把高片酬什么的全都忘了,那会儿我就想能拍出一个真正让自己觉得满意的角色。”

  尽管那几年陈冲凭电影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拿下第3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、首届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最佳女主角奖,和第1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提名的好成绩。但1995年,陈冲以柏林电影节评委的身份示人,在看到太多“无意义、没价值”的电影作品后,决定再次踏回到自编、自导的美好愿望中。于是有了当时轰动一时的《天浴》。

  陈冲这一辈子并没当过“知青”,但作为导演处女作,《天浴》拍得十分成功。谈及当时的过程,陈冲却摇着头皱着眉头笑着说:“我何必呢?何必呢?但当时就是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我,整个过程艰难到让我每天都处在高度紧张中,没有拍摄许可证、不敢大张旗鼓地行动,甚至在片场很少能看到大家眉开眼笑的场景。但就是没办法,那真的是我非常想讲的一个故事,谁也改变不了。”

  说起选择李小璐,陈冲又一下子笑了起来,并且自嘲是“盲人”来着,“你看我放走的人,章子怡、范冰冰、周迅,都是我当时没有选中的。到现在我都存着她们当年来试镜的录像资料。范冰冰那会儿真的好可爱啊,我是有眼不识泰山。你知道吗?”

  陈冲,首位登上奥斯卡颁奖台的华人女演员。18岁就凭借电影《小花》红透半边天,并因此创下了百花奖有史以来“最年轻影后”的纪录,成了无数影迷心中的“女神”和那个时代的文化烙印。

  陈冲的采访很不好约,一是因为她长期定居海外,二是她觉得自己并不会说话,正式的采访经常能推则推。

  因为接了《海上孟府》的戏,今年暑假陈冲带着两个女儿重回上海。跟经纪人肖先生沟通了近一个月,陈冲答应在上海的一家咖啡馆里接受采访。

  采访安排在下午两点左右。但咖啡馆里并不见陈冲身影,员工也说没有人预订什么包间。难道被放鸽子了?记者只好拨打肖先生给的一个电话,原本以为这是陈冲助理或者其他工作人员的号码,结果电话那头却传来了陈冲的声音:“啊?你已经到了啊。抱歉抱歉,我们马上就到了,麻烦你稍等一下。”

  不一会儿,一辆黑车停在咖啡馆的门口,穿着蓝色小洋裙的陈冲拎着包先下车,紧跟着又出来了两个非常漂亮的混血小姑娘。陈冲提醒两个孩子:“叫叔叔好。”小姑娘一人手里捧着一本书,娇滴滴地叫完之后就紧跟着陈冲,全程都没发出过一丁点儿吵闹声。

  落座,陈冲帮孩子们点好饮料,便准备开始接受访问。休息时,陈冲会伸出手把孩子们的长头发拨到一边,笑着问她们:“热不热啊?等下饮料就来了。”温柔地让人觉得很正常,但却又很恍惚。毕竟,此时距离令陈冲一夜爆红的“小花”一角,已有33年之久。

  陈冲总能写出主人公之间无奈、诡秘、有些甜美却又有些残忍的爱情,这可能是女性的本能。说起自己当年跟唐国强一起拍《小花》时,因为电影拍了很长时间,唐国强又像大哥哥一样待陈冲非常好,所以当时的陈冲打心眼儿里觉得唐国强人很好。但谁知,《小花》拍摄结束没多久,唐国强就结婚了,并邀请《小花》剧组的很多同事去参加婚礼庆典。看着领着妻子的唐国强,陈冲笑着说:“哎哟,那个时候就是特别特别的伤心,怎么会那么难受呢?”

  陈冲也经历过很多失败的爱情,有些让她现在想起来,都会非常难过地说:“年轻的时候我浪费了很多时间,因为恋爱不顺利的话,我可以在家呆上半个月不见人。”对于笔下的爱情,陈冲则苦笑着说:“有关爱情的东西,到今天真的已经很难写了。今天的速度太快,任何事情发生得都太自然了,所以只能回到过去,把爱情放到过去的人身上。”而在生活中,陈冲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,她说自己的物欲要求非常低,但为了给孩子们最好的生活和一切,她还是要努力赚钱。

  眼观当下的许多年轻电影人,陈冲感叹道:“现在做地下电影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少了,因为地上电影的钱太多了,谁还会愿意做地下电影啊?现在不都流行快餐式的文化吗?所以也不像过去拍戏那么认真。”

  临近结尾时,记者问陈冲:“如果让你回过头对过去的自己说一句话,你会说什么?”陈冲先是怔了一下,随后声音开始有些哽咽,眼里闪着泪光说道:“要说回顾,我可能会对自己的人生更有怀旧感吧。我可能会跟过去的自己说,也许不值得。如果没有过去的我就不会有现在的我,但是再回过头去看过去的自己,我会很心疼她,线超级访问特别策划


点击排行